一点红心水坛论资料大全

脱下警服的“普通人老陈”能否把握得住?其实谭sir早就忠告他了


更新时间:2022-07-02  


  当这些话充斥“普通人老陈”的评论区,老陈看到这些刺耳的话时,他究竟是个什么心情?

  从受人追捧的“反诈骗警官老陈”瞬间坠落成倍受质疑,混迹横店拍戏的“普通人老陈”,这种待遇可以说是天翻地覆。

  陈国平,今年45岁,在他还没出名前,他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河北秦皇岛民警,每天默默无闻地上班下班。

  在视频里,他总是穿着一身警服,表情严肃的跟网红主播连麦pk,聊着聊着就开始宣传网络反诈骗。

  老陈突然出现,一脸严肃问他:“我是反诈骗主播,请问你是什么主播?”时,“雨化田”懵了,做主播这些年,从没见过这排场啊?

  “我是做反诈骗宣传的,想通过这种pk方式宣传反诈骗,请下载我们的国家反诈骗APP,帮助我们一起宣传反诈骗小知识。”

  解除连麦后,“雨化田”松了一口气,连忙迫不及待连麦下一个主播,吹嘘道:“告诉你,我接了个大活,我雨化田现在是正规军了,马上下载国家反诈APP,宣传一下正能量,听到没有。”

  一传十十传百,通过这些网络主播的传播,让反诈骗警官老陈在短视频平台大火了。

  2017年时候,他就已经开始从事宣传反诈骗app的活动了,天天进学校、小区挨家挨户发传单,逮到人就宣传一下反诈骗知识,呼吁路人下载反诈骗APP。

  因为老百姓根本就对严肃的法律知识没什么兴趣,下载APP更是觉得“多余”!

  突然,他脑海里灵光一现,为什么我不能用短视频宣传反诈骗呢?现在无论是年轻人还是老年人,他们都很喜欢看短视频拍短视频,这样比挨家挨户发传单做宣传快多了!

  于是他向上级报告了一下自己的想法,马不停蹄的就下载了短视频APP,注册了一个“反诈骗警官老陈”的号,拍了个短视频在网络上宣传起来。

  于是他有了这么一个思路:通过连麦这些网络主播,让他们帮自己宣传,事实证明老陈的想法成功了。

  人们都好奇严肃的警察叔叔居然会开直播,还跟别人pk这可太有意思了,很多人关注了反诈骗警官老陈的号,蜂拥而至。

  借着这股东风,老陈开始拍摄反诈骗视频,编起反诈骗歌曲,努力向大家宣传反诈骗知识。

  看反诈骗警官老陈一次次连麦惊慌失措,形形色色的网红主播,简直比看小品还有意思呢。

  在老陈走红网络的时候,他接到了浙江卫视《王牌对王牌》的邀约,请他上节目宣传反诈骗。

  再看之前的直播画面,有人越看越别扭,在评论区直截了当指出来:“你对着骗子笑那么开心是什么意思?”

  有一天他上了自己的私人号跟一个网红直播“Naomi”连线PK,突然出现一个榜一大哥“简单”,大手一挥刷给了他333个嘉年华!

  这件事在网络很快就发酵传播开了,333个嘉年华啊!换算一下那可是119万!

  马上,“反诈骗警察”开直播要打赏成为了热门话题,曾经友好的评论区一时间骂声一片。

  单位得知他闹出来的事儿后,只能答应了他的辞职请求,并把反诈骗警官老陈的号收归公用 ,改成海港反诈中心。

  他在直播的时候没有关闭直播打赏功能,榜一大哥“简单”给他打赏之后,彻底把他推向风口浪尖。

  而这位“简单”大佬,一直神出鬼没,神龙见首不见尾,除了给老陈打赏外,他还是网红“胜仔”的守护神。

  这位令人咂舌的“简单大佬”,有人猜测是某东南亚首富,有人猜测他只是一个运营团队,专门负责给网红主播打赏,不然谁会这么不计较钱?

  反诈骗警官老陈辞职事件发生后,有记者采访了曾是《谭谈交通》主持人,后来辞去这份工作的交警谭乔。

  当记者问及您和老陈有没有相似之处时,谭乔无奈地笑了,“这怎么能对比呢?我又没有悲剧,怎么就成重演悲剧了?”

  本来交警的工作干得挺好的,因为《谭谈交通》这个节目火了之后,他的私生活都受到了影响。

  他也曾经飘飘然过,毕竟当初有合约找他,那可是千万合约,他也因为外界的质疑发过火。

  谭乔面对采访,很坦然地劝告老陈,“不要在意别人的眼光,无论是爱心也好,还是公益也好,实实在在做自己的事情就行了,有多大能力就干多大事。”

  现在老陈仍然在坚持拍短视频,今年5月,老陈发了一个视频,说他去横店拍戏了。

  据老陈说,他是接到了朋友张浩导演的邀请来横店拍拍戏,体验一下当演员是什么感觉。

  视频里他结结巴巴向大家宣传AI换脸的新型诈骗方法,虽然还是以前的老口吻,但反响远不如前。

  当他是普通人的时候,还是宣传反诈骗,可这时候大家已经褪去了对警察的“滤镜”。

  老陈结结巴巴地说着反诈骗,很多人劝他提高一下语言组织能力,也有些人拿他打趣,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