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344广东鹰坛论坛开奖

宏达“入秋”:失千亿矿产 刘沧龙谋退


更新时间:2022-08-05  


  对于刘沧龙及其掌舵多年的宏达集团来说,这个秋天与往年不同。10月,一纸判决令下,宏达旗下最重要的一块资产即将落入他人手中。

  在2013年与其关系密切的刘汉案发后,刘沧龙和他的宏达产业帝国频传风波,刘沧龙亦长期消失于公开场合。去年秋天,刘沧龙重新出现于公开场合,并提出“一万亿”资产目标引发外界关注,然而,再度复出后的刘沧龙及其宏达“帝国”,不仅风光不再,更接连遭遇“流年不利”。

  日前,宏达股份公布的控制权变更消息引发外界关注。鲜为人知的是,不只是宏达股份,刘沧龙三十多年来一手打造的宏达集团也将易主。消息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刘沧龙已打算“退隐”了。

  10月9日下午,宏达股份公告称,公司于近日收到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确认宏达集团、宏达股份持有的云南金鼎锌业有限公司60%股权无效,并赔偿相应利润。

  另外,扣除已经支付的增资款人民币4.96亿元后,宏达股份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向金鼎锌业赔偿2003年至2012年违法获得的利润人民币10.74亿元及计算至前述资金支付完毕之日的银行同期流动资金贷款利息。

  截至2017年6月30日,金鼎锌业资产总额41.76亿元,占上市公司41.84%。上半年金鼎锌业营业收入11亿元,占上市公司53.28%;净利润同期1.3亿元,占上市公司104.53%。

  宏达股份实际控制人为刘沧龙,他是已被执行死刑的四川黑老大刘汉的堂兄,宏达集团创始人、董事会主席。刘沧龙曾在2003年和2008年两次当选全国人大代表,2013年,刘沧龙任全国政协委员。

  2003年7月,刘沧龙的宏达集团介入亚洲最大的铅锌矿兰坪铅锌矿的开发,该矿价值被认为高达数千亿元,兰坪铅锌矿即是金鼎锌业的主体资产。然而,刘沧龙对这一大矿拥有权的合法性长期受到质疑。

  2013年,原云南省政协副主席杨维骏曾通过网络公开举报,价值5000亿元的兰坪铅锌矿,让四川私人老板刘氏以10亿元就控股了60%。

  此外,2015年12月,云南红河州中院一审依法公开开庭审理云南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原局长李晓明涉单位行贿、受贿一案时,公诉机关指控称,2000年6月至2005年6月,在宏达集团参与云南省怒江州兰坪铅锌矿投资开发过程中,李晓明为该公司谋取利益,并于2003年年底的某一天在其家中非法收受宏达集团董事长刘某通过他人送给的现金人民币100万元。

  2016年2月,红河中院官网公布的宣判新闻稿显示,法院“审理查明李晓明受贿100万元的事实”,不过,红河中院当时的宣判新闻稿未有提到宏达或刘沧龙的字样。

  本案诉讼中,云南冶金集团等称,“在(金鼎锌业)增资扩股及股权变更过程中,被告与相关方恶意串通,违反法律相关规定及交易程序,签订合同并办理相关手续,严重损害了国家利益。”

  10月10日晚,宏达股份公告称,公司不服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董事会同意公司就该判决上诉至最高人民法院,请求最高人民法院依法撤销该一审判决,维护公司合法权益,保障全体股东特别是中小股东利益。

  9月11日晚,宏达股份公告称,公司接到第一大股东宏达实业和四川泰合置业集团有限公司的通知,获悉宏达实业正在进行重大事项,该事项可能导致公司实际控制权变更。公司股票自9月12日起停牌,不超过5个工作日。

  9月18日晚,宏达股份公布了详式权益变动报告书,泰合集团拟共斥43亿元实现对宏达股份的控股。

  这意味着,继2013年撤出金路集团后,刘沧龙又将放弃他拥有的最后一家上市公司。

  很少有人注意到,刘沧龙将要“告别”的不单是上市公司宏达股份,更是包括宏达股份在内的、庞大的宏达集团。

  梳理权益变动书,本次股权转让完成后,泰合集团将持有宏达集团43.4%股权,并通过宏达实业和广鹏商贸分别持有宏达集团36.6%和20%股权,合计实现100%持股。刘沧龙一手打造的宏达集团即将易主。

  以宏达股份为核心的宏达集团是中国500强企业,其产业涵盖工业、矿业、金融、地产、贸易和投资等六大板块,管理资产逾6000亿元人民币,员工20000余人,国内外成员企业60家。

  近日,提及宏达股份与宏达集团的实控人变更一事时,不愿具名的消息人士对新京报记者表示,“现在他(指刘沧龙)要退隐了”。

  对于刘沧龙而言,一年前的此时还是另一番光景。在2017年新年贺词中,刘沧龙甚至还提出了“万亿”目标:“在十三五期间,努力把宏达集团打造成一个管理资产超过一万亿……的现代化、国际化财团”。

  上市公司公告发布已经一月时间,在位于什邡的宏达集团生产基地,刘沧龙有意离去的消息尚未在宏达内部传开。记者采访到的多位宏达员工对此并不知情。

  “宏达可是他(刘沧龙)一手经营起来的。”对于刘沧龙即将告别宏达,一位员工一开始难以相信。但他表示,对宏达的未来仍有信心,“(宏达)有两万员工,社会效益放在这里。”他说,“这几年虽然刘汉出事,这里不还在照常生产吗?”

  2016年9月底,刘沧龙从公开场合“失踪”约20个月后公开露面,有媒体援引宏达集团人士的表述称,刘沧龙出任旗下四川信托的党委书记,“失联20个月后重出江湖”。

  在此之前的几年间,刘沧龙堂弟、四川黑老大刘汉案发,后被执行死刑。在2014年两会上,时任全国政协委员的刘沧龙在面对媒体发问时自称,与刘汉仅为“相隔很远的堂兄弟”。

  这一主动“划清界限”的举动未能令其免于风波,此后,刘沧龙屡次被传出“遭到调查”。2015年和2016年两会上,身为政协委员的刘沧龙均未出席。

  就在刘沧龙频传风波的几年中,他为宏达集团十二五期间定下的“千亿”目标也告落空,并失去了对旗下上市公司金路集团的控制权。

  “失踪”近两年后,刘沧龙2016年9月底的这次现身,正值四川信托股权争夺战爆发之际。当此之时,四川信托是刘沧龙手中盈利能力最强的一块资产。2016年年报显示,四川信托2016年净利润12.7亿元。

  2016年9月9日,四川信托第二大股东中海信托将其持有的四川信托30.25%股权在北京产权交易所挂牌转让,挂牌价格为37.5亿元。很快,包括永泰能源、中融新大都宣布参与竞标。

  彼时,四川信托共有10位股东,其中宏达集团持股32.04%、中海信托持股30.25%、宏达股份持股22.16%、濠吉食品持股5.04%、汇源集团持股3.84%。其中,宏达集团与宏达股份均属于刘沧龙旗下。

  10月20日,在经过23次报价的激烈拍卖中,中融新大胜出,以溢价33%的50亿元价格拍得四川信托30.25%股权,中融新大因此一战成名。

  然而,中融新大很快遭遇半路“狙击”。据媒体2016年11月报道,四川信托第四大股东濠吉集团有意通过行使优先受让权收购四川信托上述30%股份,从而加入到这场股权争夺当中。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濠吉集团与宏达集团均为深圳宏鼎财富管理有限公司和四川川商发展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的主要股东,濠吉集团董事长严俊波和刘沧龙同时出席过多次公开活动。

  严俊波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承认,之所以要买四川信托股份,一个原因是此前与大股东的合作“也挺愉快”。

  就在中融信托胜出的当晚,刘沧龙控制的宏达股份发布停牌公告称,公司正在筹划的重大事项,可能构成重大资产重组。

  2016年底,宏达股份通过公告宣布,拟通过发行股份的方式向宏达集团、濠吉食品及汇源集团等购买四川信托股权,本次交易完成后,四川信托六成股权装入上市公司,四川信托也将成为宏达股份控股子公司。

  而上述上市公司公告发布后,四川信托股权变动一事再无消息。10月27日,记者查阅四川信托工商信息,发现其股权结构仍然保持拍卖前的状态。

  在该次股权争夺战中,刘沧龙及时复出并保住“城池”。2017年春节时,刘沧龙发表颇富雄心的新年贺词,提出前述“万亿”目标。

  除了一度发生股权大战的四川信托,从刘沧龙的起家之地四川什邡到千里之外的云南大矿,刘沧龙的“逆风”已经刮起来。

  在距离成都市北部60公里外的小县城什邡,刘沧龙创业的故事广为流传:上世纪70年代末,刘沧龙借了500元钱成立了民主磷肥厂(即宏达集团前身),在地上掘土坑,试验磷肥成功。

  多位宏达员工告诉记者,宏达集团在什邡当地拥有磷化工基地和有色基地,还有一家房地产公司和大酒店,以及收购而来的蓥山数码公司。宏达集团正是以磷肥为初始产业,以什邡为基地。

  作为昔日刘沧龙赖以起家的产业,如今磷化工基地依然贡献着上市公司宏达股份的不少业绩。据宏达股份2016年报,化工行业去年为7.6亿元,占到全部营收约18%。

  10月中旬,一位什邡当地的经销商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宏达的复合肥叫云顶牌,但无论是在全国还是本地都只是一般。现在他主要经手销售的品牌并非云顶牌。

  随着近年来行业下滑,宏达股份在化工行业的收入去年大幅滑坡了35%。2016年报中称,预计2017年磷化工产品价格和需求将进一步下滑,形势将更加严峻。

  10月中旬,新京报记者来到位于什邡市区西南方向16公里外的师古镇有色基地,大门显赫位置摆放着“学党章党规、做合格党员”等大型展板,记者未获准进入厂区。

  在大门之外的马路上,停放着十几辆等候拉货的大货车,在一旁小巷内,十几辆货车在等候过磅,一位司机称,前些年宏达门口停的货车能排几百米长。

  在股权关系上,有色基地属于上市公司宏达股份体系之内。10月13日,记者致电宏达股份证券部,对方表示,有色基地还在生产,对于裁员一事,她表示“不确定、不清楚”。

  有亲友在宏达工作的什邡人陈明(匿名)认为,在刘汉事件和有色行业整体下行的“双重压力”下,宏达还没有倒下,其原因之一是早年赚钱攒下的“家底”,另一原因则是有赖于刘沧龙手下得力,在他被卷入风波的时候,把企业管理得很好。

  如当前宏达集团的“二把手”、董事局副主席赵道全。公开信息显示,赵道全曾在北京军区服役,1990年至1994年在什邡市民主乡任乡党委书记。在1999年加入宏达集团之前,赵道全曾在宏达集团产业聚集地什邡市担任市长助理、副市长。

  四川信托董事长牟跃履历显示,其曾任四川省忠县、仪陇县副县长,四川证监局上市公司监管处处长。

  尽管手下不少干将得力,但一些事情仍然无法避免地脱离了刘沧龙的掌控:“逆风”中的这几年,金鼎锌业的实际管理权已经被取代,刘沧龙的高管出局。

  据记者采访获知,近几年金鼎锌业事实上已由云南冶金集团负责管理,工商资料显示,云南冶金集团董事长田永在2015年成为金鼎锌业的法定代表人。在田永之前,金鼎锌业法定代表人为杨希,杨希曾担任宏达股份副总经理。

  “从去年开始,(宏达)就打算放弃这个矿”,接近宏达方面的知情人士告诉记者,“问题在于,是以一种体面的方式放弃还是以别的方式放弃。”

  对于宏达而言,此次被法院判决无效而被迫放弃,显然不算一种“体面的方式”。

  据宏达股份9月18日披露,由于宏达集团、刘沧龙持有的宏达实业合计82%的股权被司法冻结,无法过户,且相关事项尚需获得有关部门的行政许可,故股权转让事项目前无法继续推进。其后,上交所就此向宏达股份披露问询函,目前宏达股份尚未对此进行回复。

  安信信托与宏达方面为合作关系,据宏达股份公告披露,“宏达实业、宏达集团未及时就控股权变更事宜通知安信信托。为此,安信信托向上海高院提起诉讼并申请财产保全措施,诉讼标的金额达10亿元”。

  10月中旬,新京报记者来到位于成都市宏达国际广场的宏达股份办公地,大门紧锁。在同一栋楼内的宏达集团总部,新京报记者向一位负责人表达了采访诉求,对方称“领导出差”,未接受采访。

  在宏达集团总部,依然可见刘沧龙及宏达字样的司训——“宏则龙腾沧海,达则兼济天下”。

Power by DedeCms